您现在所在位置:五院动态 > 五院随笔
援摩笔记之初来乍到
发布日期.[2018-12-20] 作者:援摩医疗队  浏览:16618

文/ 邹阳

早就听闻非洲人民的做事的随意、散漫。一个demain(明天)就不知是何时的明天。浴室水管漏水,热水器坏了,在国内是分分钟就搞定的事,让我洗了两周的冷水浴。可能是库房感冒药快过期了,要我抓紧用点?一个tout à l'heure(立刻),可以让一个骨科手术病人等一周后再开刀。除非像产科剖腹产等急诊火烧眉毛,才可能速度稍微快点。

可能这里灰尘多、水少,人们已经习惯了泥里来,土里去,并不讲究卫生习惯。有次看门诊时,摩人护士热心地问我要吃datte(甜枣)吗?很甜。没听懂,她热情地马上拿出一把,还用ordonnance(药方)包好给我。我的天啊,为了中摩友谊,难道要硬着头皮咽下,还好我灵机一动,说舍不得吃,要带给队友。

初到摩洛哥,最大的困难是语言障碍。法语虽是摩洛哥的官方语言,但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民众才懂。我们经过了加强版填鸭式的半年法语学习,对一般交流可以勉强对付,但看门诊、查房时还需有个有经验的老护士跟着,需要她们翻译成阿拉伯语给患者。有时意思不能表达,还要靠肢体语言或手机翻译器。

不过这里的人们非常友好,见面就问comment allez-vous或ça va(身体好吗),所以我认为他们对健康非常重视,故而对医生非常尊重,医生的话必须要服从,甚至到了下班时间,医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,不用管外面还有没有病人,因为可以demain来看。手术可以甚至不用术前谈话,医生需要怎么做就怎么做,有什么术后并发症,那是真主的意思。这些是我在国内时难以想象的。

对我而言,手术不是简单的操作,而是一门艺术,而要完成这样完美的作品,先进精密的仪器是必不可少。但对于摩洛哥的手术器械需要吐槽的实在太多。简单的如扁桃体手术,国内先进点医院用超声刀切下,原始点的医院用手术刀切,圈套器结扎下。摩医给我示范了一下用电刀,然后“挑衅”问我来试试,工具不随手,但能看清,完整切下,摩医客气地称赞了一下。

但接下来的鼻息肉手术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。没有助手,没有内窥镜,没有显示器,还没有切割机。相当于吃饭没人喂就罢了,还不能用筷子,只能上舌头舔着吃,太别扭。还好摩医拿出自己的内窥镜借我使用,勉强通过拉、拽,把息肉拿干净。耗时是国内的4倍,真是事倍功半啊。隔壁中方眼科也很郁闷,眼科显微镜镜头有损坏,视野没法调节清楚,术中还可能罢工。好吧,随时准备更改术式。

在靠近撒哈拉沙漠的拉西迪亚迎来一年中最重要的雨季时,我们遇到了台湾旅行团的患者。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,在充斥着阿拉伯语、法语的国度,总算可以畅所欲言,聊聊国语了。人生四大喜事实现了两样。“久旱逢甘露,他乡遇故知”。作为外交部的联络点,这种情况虽不愿其发生,却不会少见。

出门在外心态很重要,时不时给自己找点趣事。摩洛哥的严肃,我们要轻松对待。远在异乡,相思最伤人,每次到约定时间和家里视频聊天是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刻,释怀那些遗憾,只留下那些最温柔的瞬间,让它们融入血肉,成为长在心底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