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位置:五院动态 > 五院随笔
援摩笔记之就诊篇
发布日期.[2019-02-27] 作者:援摩医疗队  浏览:26549

通讯员 叶君

人在外最怕的是什么,就是生病。这几年在国内除了总是感冒之外,身体还是比较健康的。

2019年1月7日早上6点准时醒来,虽然外面还是一片漆黑,但是算了一下昨晚的睡眠时间,还是比较满意,居然连续睡了整整8个小时(这几年睡眠质量很差。)想要翻身,突然觉得左肩部剧痛,根本没法翻身,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偏瘫了,试着抬腿,没问题,也有知觉,先排除了偏瘫,继续努力尝试翻身,但是真的疼得没法动弹,只能打电话给隔壁房间的队员,好在门没有锁,他们过来把我扶起来。

我想是不是肌肉劳损了,就让他们帮我把“神灯”(就是红外线灯)拿过来给我“烤”。烤了接近40分钟,除了让我觉得自己快被烤干了之外没有其他感觉。硬撑着起来,转头都困难,囫囵吞枣的吃完早饭后匆匆赶过去查房。到了病房和陪我查房的护士说我肩膀很疼,希望今天的查房能尽早结束。这话还是有效果的,花了1个小时多查完房,效率还挺高。

拖着病体回宿舍,找到张丽岩医生让她帮我按摩。她觉得我是颈椎病犯了,还视频连线在莫罕默迪亚的张琰医生线上诊疗。一阵推拿后,我觉得疼痛较前好转了,下午想着再躺躺,希望疼痛能再减轻点,因为明天要值班。结果躺着比坐着更疼,只好坐在书桌前看我的美剧,边学习英语边继续烤我的神灯。

吃完饭队员们说要出去散步,建议我也一起出去,和他们边逛边聊天,等回到寝室发现疼痛明显好转了,明天值班没问题了。但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左肩还是很痛,坚持着去值班。可能老天也觉得要帮助我吧,那天病人不多,而且居然没有手术,早早躺在值班室里,晚12点也顺利入眠。早上5点继续被左肩给疼醒,根本没法躺着,只能起床坐着,坐到7:30兜了一下病房没特殊就回寝室,也不敢洗漱,因为要9点值班才结束,继续坐着烤我的神灯(真的要被烤干了)。

向队长汇报了情况后,队长建议我去梅克内斯就诊(我们这里如果需要病假,需要外院摩方医生的证明,我们离梅克内斯最近,大概有350km,而且也有我们的医疗队在那里,这样我们就诊也方便些,也顺便去拜访一下同行们)。第二天早上10点准时出发,由队长开车,带着我还有其他的一些队员向梅克内斯队出发。

拉西迪亚被阿特拉斯山脉包围,我们要出去一定要翻山。虽然这里的山没有四川的山脉险峻,但是山路18弯还是毫不夸张,途中2名队员都晕车了,脸色惨白。我就是肩痛和腰痛,其他倒是一切安好(胃肠功能好,所以比较胖,这是优点也是缺点)。一路翻山越岭,开了接近6个小时终于顺利到达梅克内斯医疗队的驻地----默罕默德2世医院。周队长和其他队员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。他们今年9月就要回国了,我们与他们聊了近况和遇到的困难。他们给了一些建议,并安慰说时间长了就习惯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那天是摩洛哥的独立日,所以没有摩医在医院门诊,但周队还是通过私人关系找到了骨科的摩医。他给我检查后得知我是妇产科医生就说,因为工作量太多,肩部肌肉劳损了,要注意休息,开了些扶他林之类的药,又给我开了10天病假。这个病假对我来说也只是一种安慰,因为我不可能上交病假单,因为一些摩方的原因我们现在只有4个人值班,如果我再病假,那只有3个人值班,这样的工作强度根本无法胜任,只能咬牙坚持。

等一切结束已经接近18点,再回到拉西迪亚是不可能了,路上太危险。老队员建议我们既然来了就去附近的摩洛哥四大古城之一FES逛逛。与他们告别后我们赶往FES。一路上虽然景色很好(FES虽然也是在内陆,但是绿树成荫,空气也挺好),但是因为肩痛还有值班的事情困扰着我,虽然队长和其他的队员也一直在开导我,但心里总是有事,所以不能尽欢颜。

第二天10点准时从FES出发返回拉西迪亚,下午17点才到达宿舍。我出生在上海,生活在上海,自己又是医生,工作在医院,已经习惯了就诊的高效率和高便捷,这次出去看次病居然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让我始料未及。只有自己做病人了,在异国他乡了,才能真正理解就医的困难,理解患者反复来医院所需要花费的精力,可能产生的医患矛盾,只有设身处地的为患者着想才能更好的服务于患者,提高医疗质量,提高医疗满意度。